中新社東京12月10日電 (記者 王健)以嚴懲泄密作為“殺威棒”的日本《特定秘密保護法》,12月10日起正式生效實施。
  伴隨而來的,則是日本民眾和輿論的反對、質疑和憂慮之聲。就在該法生效前夜的9日晚間,上千日本市民聚集在位於東京永田町的首相官邸和國會周邊舉行抗議游行,反對其實施。與此同時,在京都等地也出現了各種反對和抗議活動。
  日本新聞協會日前向法務大臣提交意見書,指保密法損害國民知情權、報道自由,以及被用作掩蓋政府不利信息等隱患並未消除,“強烈要求妥善運用有關法規”。
  當天啟動實施的《特定秘密保護法》,其“特定秘密”涉及“防衛”、“外交”、“防諜”、“防恐”4個領域,“自衛隊訓練或演習”、“保護國民生命及人身”等55個項目成為其保護對象。據此,日本行政機構將著手指定“特定秘密”,嚴懲公務員等泄密的機制也將啟動。
  早在整整一年前,該法案在日本國會強行表決通過之際,便遭遇在野黨派和各界輿論的強烈反彈,此後坊間反對之聲始終未絕。耐人尋味的是,在此次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提前解散國會挑起的眾議院選戰中,存在巨大民意爭執的《特定秘密保護法》話題,卻被執政黨方面刻意忽略。安倍本人則早在明示其解散眾議院決定當晚的一檔電視節目中,便預先“滅火”式打包票,稱若因此出現打壓新聞自由之例,他會辭職。
  縱然如此,也難塞坊間非難之聲。儘管臨近投票的眾議院選戰早已分流了話題重心,但在《特定秘密保護法》開始生效的10日當天,仍有多家日本主流媒體發聲,再度提出質疑。如《東京新聞》在社論中指出,賦以“安全保障”之名,國家就可肆意隱匿重要信息,由此是否開始“權力的暴走”,令人甚為擔憂。該社論並援引早年日本《軍機保護法》的先例,暗示其存在演變為“統制工具”的危險。
  《朝日新聞》當天發表的社論也認為,“特定秘密”難以特定,留下施政者恣意判斷的餘地。而對此進行監督本身也很難,令此法裹挾著危險成分而開始實施。
  共同社日前撰文亦指,該法存在政府根據自身判斷而擴大指定範圍和保密期限等隱患。
  日本不少地方報紙也在連日來紛紛發表社論或評論,對此法再提質疑。(完)  (原標題:日本《特定秘密保護法》在反對及質疑聲中生效)
創作者介紹

California

vb80vbmep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